重生后(江燃白露)全文免费阅读_免费小说重生后(江燃白露) - 美团外卖闪电无人仓 重生后(江燃白露)全文免费阅读_免费小说重生后(江燃白露) 重生后(江燃白露)全文免费阅读_免费小说重生后(江燃白露)

美团外卖闪电无人仓

重生后(江燃白露)全文免费阅读_免费小说重生后(江燃白露)

现代言情《重生后》,讲述主角江燃白露的爱恨纠葛,作者“江燃”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江燃脱掉手套急匆匆走近,猛地拉开桌子,拎起书包,入手的一瞬闻到一股清新的肥皂香气,随即疑惑地提到面前,闻了闻,本来就黑的脸色越发像阎王,桃花眼也生出骇人的凌厉。...《重生后,我和疯批少年双向奔赴了:......

重生后

重生后 精彩章节试读

人在少年时代的心事不比福尔摩斯遇到案子简单,埋在心底的事往往隐秘、诡谲、撕裂,让人摸不着头脑。
曾经白栀以为江燃和其他人一样看不惯她,甚至厌恶她,可是历尽千帆,拨开云雾,才发现少年的心像金子。
...《重生后,我和疯批少年双向奔赴了:江燃白栀》免费试读白栀出来。
白露早就急得冒火星子了,问她信递过去没?白栀点点头,白露失魂落魄地走来走去,不知道结果如何。
“我先回教室了。
哦……你去吧。”
白露望她一眼,恍然道:“姐,我记得你喜欢的也是陈舟。”
白栀展露微笑,“是吗?你知道我喜欢他,还故意叫我帮你送情书啊,露露。”
白露僵住,随即大咧咧道:“现在才想起来嘛,我学习不如你,记性也差,不是故意的啦。”
上课铃响起。
白栀懒得同她争辩,急忙往教学楼跑去。
白露即便犯错也永远不会认错,更遑论接受惩罚。
就因为小两岁,所以白栀这个做姐姐的,永远需要让着她,为她的错误买单。
当谦让被驯服成习惯,就不再是姐妹——白栀变成了木马,而白露就是坐在木马上放声大笑的主人。
这些事,小时候不懂。
长大后懂了,却也不得不看淡。
上午的课程很快结束。
午休回来,果然像上一世一样,班里的女生纷纷用仇视的目光看着她。
孟晓丹更是直接把桌椅挪到过道,不耐烦跟白栀做同桌。
男生则三三两两窃窃私语,有说有笑的,不时伸手指向她,自然流出一种猥琐和轻视。
看,白栀真不要脸。
以为长得漂亮就有戏吗?陈舟那样的人,能看上一个性格阴沉的闷罐子吗?自不量力。
在封闭的象牙塔里,流言蜚语的伤害是巨大的。
曾经的白栀,当天下午上完第一节课就请假早退了,在家待了两天才重新回到学校。
后面的日子就像温水煮青蛙。
痛得不明显,但就是一点一点煮熟了她。
可是这一次,不一样了。
她不用为别人莫须有的指控早退,流言蜚语再也无法洞穿白栀,她有江燃,她要等江燃来学校。
第一节课下课是眼保健操时间。
音乐滋一声响起,白栀摆好姿势,闭上眼睛,一下又一下揉压穴位。
漫无边际的黑暗中,温暖的草木香飘入鼻腔,伴随汽油些微的刺激,有点咸,是汗吧,少年骑机车来的,这会儿阳光很晒,出汗也正常。
他来了。
脚步声越来越近,在白栀旁边停住,呼吸声比脚步声重,他似乎在看她,眼神很锐利。
就在白栀睁开眼打算确认时,江燃一边脱机车手套,一边往教室后排走去。
四节眼保健操结束。
白栀一秒也没停留,转过身,望向教室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
江燃穿着米色棒球夹克,里面是件黑色背心,锁骨极明晰,手肘绷出清瘦利落的曲线。
学校不让戴饰品,但他还是挂了一条项链。
项链看起来很古怪,铂金质地的细链子,挂坠却是一枚通体碧绿毫无杂质的翡翠戒指。
江燃身上没有便宜的东西,可也是多年后白栀沾老妈的光,跟着一众投行大佬参加珠宝拍卖会,才知道帝王绿的翡翠价值连城。
他胸前的这枚戒指就够新建一个江一中了,也不怪老师都由着他。
别人要通过学习改变命运,而江燃已经是所有人为之奋斗的命运终点。
他明明拥有一切。
为了她,却在火中燃烧殆尽。
人在少年时代的心事不比福尔摩斯遇到案子简单,埋在心底的事往往隐秘、诡谲、撕裂,让人摸不着头脑。
曾经白栀以为江燃和其他人一样看不惯她,甚至厌恶她,可是历尽千帆,拨开云雾,才发现少年的心像金子。
埋在沙中,闪闪发光。
“江燃……”白栀推开桌椅,径直走向最后一排。
窗外的银杏渐黄,但还没有落,密密麻麻的树叶树枝将午后的阳光筛成一瓣瓣,落在他身上,以及他身旁的桌椅和砖红色水桶。
老式石英砂地板应该要追溯到上世纪了,数代人从这里毕业,将有黑白斑点的地板踩出包浆,有点润,倒不滑。
后面也有黑板。
黑板报由擅长美术的同学负责,这一期为了迎国庆,画了一面大大的鲜红色五星红旗。
江燃坐没坐样,靠在椅背,书包软趴趴扔在地上。
发间的汗还未风干,亮晶晶,湿漉漉,刘海也黏在一起。
他抬头,一双桃花眼缱绻氤氲,极其勾人。
本来凭这双眼睛就能叫一声“班草”了,可他眼梢上吊,眸光又凝,生生将雾里桃花演绎出冷酷厌世的意味。
没人愿意和江燃对上眼。
曾经的白栀也是。
当你看到一把闪着寒光的刀,出于本能,也要避其锋芒。
“有事?”江燃收回目光,歪头讥讽道:“现在全校所有人都知道我们(3)班出了个荡妇,腆着脸向陈舟投怀送抱,人家还不肯要……白栀,你不要脸,也别连累其他人。”
原来已经传成荡妇了吗?白栀抿住唇,眸光如星,一派真诚,“我没有倒贴陈舟,如果非要给我安一个罪名,不如让我倒贴你。”
江燃滞住。
懒散的坐姿变得僵硬。
总是垂着的眼皮蓦然往上,眸中迷离雾气震荡又震荡,翻滚不息。
一瞬,所有亮起的光又归于黑暗寂寥,讥诮攀上江燃的眉梢,他将焦虑和怀疑掩饰得很好,可呼吸还是变得艰涩,粗重。
喧闹的教室忽然安静,就连窗外风吹树叶的声音都能听到。
不知道是谁倒吸一口凉气。
紧接着有人惊道:“我靠,白栀疯了。”
关于江燃,传闻众多。
从初中开始他就是无人敢招惹的混世魔王,看不惯的人,就算是天王老子也不放过。
据说,他进过警局,还曾有女生为他去医院,后来退学了,再也没人知道去向。
昔日为数不多的朋友闹翻了,现在玩得来的人全是些游手好闲的社会青年。
有人曾经老远看见过,江燃身边的人纹着夸张的花臂,脸上还有狰狞刀疤。
在大家的认知当中,倒贴陈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自不量力,但尚且还是人能干的事。
倒贴江燃,那是要身败名裂,万劫不复,不做人了!轰——江燃一脚踹开前面的桌子。
灰尘扬起。
窗台上象征学运的文竹摇摇欲坠。
前面的人惊叫一声,抱头鼠窜,不敢责怪江燃,只能把怨恨的目光投向白栀。
大家惊慌失措,互使眼色。
本该颤抖道歉的白栀却站在原地,没有一点害怕的迹象。

小说《重生后》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