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全本新寡后,我成了新帝的娇软外室(阮玉仪木香)_新寡后,我成了新帝的娇软外室(阮玉仪木香)免费小说全本 - 酷乐小说 免费小说全本新寡后,我成了新帝的娇软外室(阮玉仪木香)_新寡后,我成了新帝的娇软外室(阮玉仪木香)免费小说全本 免费小说全本新寡后,我成了新帝的娇软外室(阮玉仪木香)_新寡后,我成了新帝的娇软外室(阮玉仪木香)免费小说全本

酷乐小说

免费小说全本新寡后,我成了新帝的娇软外室(阮玉仪木香)_新寡后,我成了新帝的娇软外室(阮玉仪木香)免费小说全本

阮玉仪木香是武侠修真《新寡后,我成了新帝的娇软外室》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阮玉仪”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玉仪本是贵女,却因父兄亡故家道中落,只能投奔远亲程家。程家表哥玉树临风,新科状元,与玉仪郎情妾意便结了良缘。可谁曾想新婚当夜被郁王邀去商谈要事,好好的新郎官坠下山崖尸骨无存。玉仪成了寡妇,她自知命苦,安然守寡。然一年后她名义上的相公居然回来了!还带回来了一身怀六甲的女子。相公和婆母都警劝玉仪,对方是当朝公主,身份高贵,定然不能做妾。要么她做妾,要么主动和离,嫁给程家痴若稚童的二表哥。......

新寡后,我成了新帝的娇软外室

新寡后,我成了新帝的娇软外室 在线试读


阮玉仪暗自思忖着,边往回去的路上走着,却被一身着梅花纹杏黄锦衣的男子拦了去路。

这人瞧着与她一般大,手持一收拢的折扇,眼尾微挑,似含秋水,又是笑意盈盈,端的是一副狂蜂浪蝶的模样。

他漫不经心地将折扇在身上点了两下,一双眼眸上下打量她,“哪来的如此容色的小娘子。可是来寺中祈愿的?这儿是后院,小娘子怕是走错了。”

见她规规矩矩地梳上青丝,云髻峨峨,他便知这是出了阁的小媳妇。

对方虽语气轻佻,可阮玉仪见他衣着不凡,也不敢妄自冒犯,福了福身,“见过公子。我未曾走错,只是表兄走失,刚将人找到罢了。”

姜祺分了程睿一眼,就知道这是个痴傻的,也不多言什么,而是像与正常人问候一般,对程睿颔了颔首。

“不知是哪家的姑娘?”他迈了一步,将两人的距离拉近。

阮玉仪便照实答了,“哪里还是姑娘,我早已许过人家。”大芜有法,已婚配者不得散发,她尚未拿到与程行秋的和离书,自然还是挽着发的。

这公子不会看不出来,却还是有此一问。她心生警惕,悄悄退了一点。

程睿感觉到她的不安,轻轻晃了晃手臂,衣袖连着阮玉仪的手,让她的也晃起来。阮玉仪以为他是觉着闷,不愿意在这儿久呆,于是侧首安抚地看了他一眼。

“许过人家又如何,”姜祺轻笑了声,“若有不满意,再换就是。”

已合离的女子是可以散发的,她仍旧梳着,说明还有家室。可方才却将出嫁一事摆在过去的时间,也就不难猜到这门亲事的不如意了。

她本是垂着眸,闻言,心中一动,一抬眼,就对上了对方弯弯的笑眼。

鬓边的木槿尚未取下,她抚了下,收起了心思。

“抱歉,家中人还等着表兄的消息,就先失陪了。”颔首言罢,也不管姜祺如何,拉着程睿就离去了。

姜祺把玩着折扇,对她回绝自己的暗示,也没太放在心上。

他得赶紧回去才是,虽说祖母疼他,放任他满寺院地随意溜达,可让他那个小皇叔发觉可就不妙了,定然少不了一通骂。

行至一假山后边,恰巧碰见木香。

她将食指置于唇上,示意阮玉仪噤声,又将她与程睿拉到假山后边藏着。

隔着一假山下的一小池塘,另一侧隐隐有着人语,听起来是两个年轻姑娘。

其中一个声音清越点的轻哼道,“那秋娘算是攀上了,可什么时候能轮到我呀。我在世子身边侍候多年,却还是一小小婢子。”

另一人压低声音劝道,“你轻点,当心被听到了。你该是知足了,跟着咱殿下,他也未曾亏待过我们,一年到头金银首饰还不是都先给了我们几个。再瞧瞧靖王府的那些下人,哪个不是对侍候世子的我们眼红许久?”

“靖王府确实不好待,天天非打即骂,月钱却没多少,”她语气轻蔑,又道,“那秋娘倒是个有手段的,不知道殿下能欢喜她几天。”

“不稀罕了又如何,殿下还不是将她们一个个的都好好养着……”

一字一句,阮玉仪听得十分清晰,她立着,并不言语。

木香瞧了一眼她的神色,“小姐,世子这是何意?分明受着您的亲近,却还生着别的心思,先纳了旁人。”

她拉着木香的衣袖,等他们三人走远了些才道,“还是不要乱揣测了。这些事我们不是早先就晓得了吗?”

近来与世子的关系确实是有些微妙的变化,不过他的外室何其多,就算是计较也计较不过来,不如装着瞧不见。

何况,当初也便是看中他所纳外室繁多,才接近他,盼着能借此摆脱与程家的纠葛。如今她若才来膈应这些,岂不是可笑?

见小姐态度淡然,木香也便不再多说,只是心下不快,觉着这世子未免有些不把她们小姐当回事。

却说阮玉仪等人回去的时候,圆桌上还摆着午膳,看起来是被人动过的样子。程朱氏则在空处来回走动,愁眉不展。

一边的程行秋实在是被她晃得晕乎,“娘,您坐下来歇会儿,别累着自己。若是实在不行,我们就去叫圣河寺的师父们一起帮忙,定然不会叫睿儿出事的。”

程朱氏横了他一眼,当真是急疯了,才口不择言,“睿哥儿不是你儿子,你当然不着急。”

话一出,她才反应过来这话说得不对,再去看程行秋时,他的脸色已经冷了下来。

“娘,您心里是不是只有程睿才是您的孩子?”

程行秋颤着唇冷笑几声,“什么叫我不着急?他是我弟弟,即使五岁那年出了事,我却从未嫌弃过他分毫。毕竟这是我盼了许久才盼来的弟弟。

“我跑了大半个后院,着实是累着了才回来歇一脚,喝上些水。您呢?嘴上焦急,可动过分毫?还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两个都是她的孩子,她一个做母亲的,又怎么会不心疼谁。只是长子从小聪慧,又受程老爷关照,她以为比之什么都顺遂的长子,她这痴傻的次子更需要她的关爱。

于是渐渐地,不想冷落次子的原意,在她对程睿日复一日的照料下变了味儿。

她忘记了,长子也是需要她的关注的。

程朱氏被诘问得一噎,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眉头微蹙,“你怎么这么跟娘说话。”

可惜芜国偏生民风含蓄,他们谁也不愿和谁言爱,宁愿犟着。

程行秋感觉自内心深处涌上一股无力感,他忽地不想与她多说,撂下一句“您别多想”,转身就想走,拐出门,正巧瞧见阮玉仪等人。

他微微睁大眼。

程睿见兄长面色阴沉,有些瑟缩,可还是上前道,“兄长,你别生气……”

他被程睿一唤,也平复了些心绪,道,“娘很担心你,进去瞧瞧吧。”他轻攥拳头,吁出一口气,擦过阮玉仪的肩离开了。

程朱氏本是有些自责,见着程睿的身影,面上一喜,才总算是将提着的气松了下来,赶紧上前来,拉着他的手左右查看。

“没受伤吧,啊?”见程睿好好的,还挂着往常那般的憨笑,她就气不打一处来,作势拍了几下他的胳膊,“让你乱跑,下次叫狼把你吃了才好,省得日日为你操心。”

可就这点力道,哪里会疼,程睿就乖乖站着,任母亲出气。

程朱氏歇下手后,给一边侍立的李妈妈递了个眼色,李妈妈会意,端了些茶水过来。

程睿许是在外边玩得乏了,口干得很,饮了一盏还去倒第二盏,也不顾其中茶叶的滋味了。

“仪姐儿,”程朱氏望向阮玉仪,唇嗫嚅了下,才道,“昨儿那事你莫往心里去。那僧人那般妄言,任谁都会听了不快不是?姨母一时气极才……”

“姨母,”阮玉仪打断道,“我未曾放在心上,您也别想了。”

她早先就知道程朱氏是这般多疑且气性大的,仗着她无所依傍,发在她身上的难从来不算是少,如今会软了态度,约莫也是看在她带回程睿的份儿上。

下次该是怎般还是怎般。

程朱氏脸上泛起笑来,将皱纹都堆集在了一起,“就知道我们仪姐儿是个懂事的。这次睿儿这事,多亏是你,才不至于出了祸端,我可无法再经受白发送黑发之苦了。”

其实,方才程行秋确实想错了,在他马车失事的消息传到程府来时,她的悲痛没比此番少一分一毫,以至于更甚,毕竟当时官府确实是为他销了户籍的。

阮玉仪弯了下嘴角,算是应答。

见她不甚在意的模样,程朱氏觉得是将人稳下来了。

她那些话让阮玉仪听着原也就是个意外,再怎么猜忌,这仪姐儿给睿儿做妻子,还是合适的,公主腹中的孩子重要,她也不能让睿儿没了妻。

她一副亲昵的模样,拍了拍阮玉仪的手,让人回去歇着了。

可一到夜里,程朱氏越想程行秋的事越焦心,总是担心长子因着一时嘴快,与自己生疏了。

孤灯挑尽,她也翻来覆去地睡不着,最后想得乏了,才终是带着一肚子忧虑沉沉入睡。

小说《新寡后,我成了新帝的娇软外室》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