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集免费小说以我深情祭岁月徐斌高韵_以我深情祭岁月徐斌高韵免费小说全本 - 酷乐小说 全集免费小说以我深情祭岁月徐斌高韵_以我深情祭岁月徐斌高韵免费小说全本 全集免费小说以我深情祭岁月徐斌高韵_以我深情祭岁月徐斌高韵免费小说全本

酷乐小说

全集免费小说以我深情祭岁月徐斌高韵_以我深情祭岁月徐斌高韵免费小说全本

《以我深情祭岁月》是作者“猫小晕”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徐斌高韵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半年前,我三岁多的女儿夭折了。她被我外出打牌的婆婆反锁在家里,一个人从八楼堕了下去。从那一天起,我的生命里再也没有了光。直到后来,拨开血淋淋的真相,我得到了一个不能倒下,不能颓废的理由。为了给心爱的女儿报仇,为了让罪魁祸首付出代价,我必须咬牙走下去……...

以我深情祭岁月

阅读最新章节


“陶静!”

我好不容易冷静平缓了几分的心态,被这恶心的一幕彻底端起了火。

我大喝一声,冲上前,一把捏住陶静的手腕:“你干什么!”

“我……高教授,我……”

陶静定然是没想到会被我抓个现形,一时间紧张到瞠目结舌,语无伦次。

“高韵!又怎么了?”

徐斌听到声音,匆匆套了睡衣便从洗手间里出来。

他看看我,又看看陶静。

“发生什么事了?”

我冷笑:“你的金牌育婴嫂,因为刚才觉得我刁难她,所以在我的宵夜里吐口水。”

我说徐斌,你可是专业的医务工作者。

你倒说说看,这种行为,在当下十分敏感的防疫时期,算不算是危害他人生命安全?

我气呼呼地抓起手机,就势要报警。

“高韵!”

徐斌一步上前抢下我的手机:“你什么呀!有话好好说。”

“好好说?”

我哼了一声,看向已是哭得梨花带雨的陶静:“我亲眼看到的,你怎么解释?”

“徐主任,我没有。”

陶静也不理我,只管冲着徐斌叫屈:“我真的没有,我只是不小心打了个喷嚏,我承认我没来得及遮住,被……被高教授嫌弃了。但我真的只是不小心的……”

我简直快要气笑了,见过不要脸的,真没见过信口雌黄到如此不要脸的。

“陶静你再说一遍!”

我厉声道。

陶静瑟缩着,根本不敢看我的眼睛,但娇小的身子却已在徐斌后面缩进去了一大半。

徐斌一脸为难地劝我:“高韵,小静应该不会是故意那样做的。她是专业的育婴嫂,怎么会做这么不卫生的事呢?你是不是真的看错了?”

如果徐斌不说这话,我倒宁愿相信我眼瞎了。

可是听了他这番论断,我觉得自己的耳朵该是也聋了。

我点点头:“行。”

我说徐斌,你行。你觉得我冤枉她,你觉得她不会做这种事?

所以这个家里,说一千道一万,只有我一个人最奇怪是不是?

就在这时,小宝又哭了。

陶静二话不说就从我身边挤过去,一路小跑着抢在我前面去抱孩子。

我站在厨房门口,与徐斌静静对视了好一阵。

心酸委屈早就不值一提,生活重锤的垮塌曾让我以为这一生,任何负面情绪都抵不过当初撕心裂肺的天花板。

我没有眼泪,只是淡淡说了句:“我去蓝瑶那住几天。如果你希望我尽快回来,尽快打发掉这个女人。”

“高韵,小静只是来照顾孩子的,你完全没有必要对她那么敌——”

徐斌拉住我的手,却被我狠狠甩开。

我说:“徐斌,大家都是成年人。装糊涂的那些话,你骗骗自己就行了,别拿来骗我。”

说完,我拎上包,推门而去。

蓝瑶住的小区名为水仙苑,距离我家不算远。

这个小区是S市有名的二奶湾,情妇窝。

但蓝瑶是个例外。她不但不是被包的那个,反而是花钱往里搭着,养别人的那个。

为此,她起早贪黑地赚钱,拍视频,做直播。

一个美女,明明可以靠脸当米虫,她却偏偏要靠脸养家糊口。

我在外面按门铃按到四肢僵硬,她听不见。打电话更没用,直播期间,通话手机全程静音。

最后我没办法,只能用手机登陆某平台去给她刷屏。

【开门!】

【瑶!快开门!我在你门口!】

【丫丫小可爱打赏了主播一只热气球,并留言:你给我马上出来开门!姐要冻死了!】

这招果然很有效。

作为一个资深达人,我知道蓝瑶绝对不会错过任何一条弹评。

听了我一番简单的叙述,蓝瑶气得直骂娘。

“个不要脸的小骚蹄子,也太不是东西了吧!见过保姆当到后来,想要占孤寡老头儿的房产,给儿女当后妈的。可你这个正牌老婆还没死呢好不好?她算个什么东西啊——真的是,什么狗屁眼光,就你家徐斌那个妈宝男,也要抢?”

我无语:“瑶。你到底是安慰我呢,还是趁机拐弯抹角连我也一起骂进去?”

“都有了。”

蓝瑶撸胳膊挽袖子,将削完皮的雪梨切成块,分给我。

她每天都要直播近八个小时,日常生梨山药胖大海。

我自嘲地摇摇头:“瑶。我也以为我跟徐斌早晚是要分开的。可是你看吧,这剩饭归剩饭,真到了有野猫来抢的时候,心里多少还是有点难受的。”

蓝瑶眨巴眨巴眼睛,从时尚带货up主秒变情感博主。

“你还爱徐斌么?”

面对这毫无悬念的灵魂拷问,我几乎没有多犹豫便点了点头。

“爱。”

怎么会不爱呢?

要不是因为有爱在支撑,失去丫丫的那种痛不欲生,让我怎么能下的了手去签那个谅解书?

蓝瑶叹了口气,郑重其事对我说:“高韵,既然爱,就别作了。”

“你说什么?什么别作了,你什么意思啊瑶。”

“字面意思。”

蓝瑶摇头晃脑,但看着我的眼神却异常认真坚定:“痛归痛,但日子还要过。既然爱,就不能一次次往下撕对方的伤疤。高韵,听你这么形容,我倒不觉得徐斌是爱上那个什么陶的。多半是因为他也想尽快从丧子之痛里摆脱出去。不过我还是觉得哦,你要是真想跟徐斌继续好好过下去,最好还是考虑再要个孩子。这领养的来路不明,总归让人心里毛毛的。”

我锁了锁眉头,已是不能再赞同了。

“谁说不是呢?”

我叹了口气:“你知道我今天晚上,连情趣内衣都准备了。可是蓝瑶,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我跟老徐……从怀上丫丫到现在,三年多了,我们俩基本上就没在一块了。”

“真的?什么颜色的,快让我看看!”

我:“……你到底听没听重点!”

这一晚上,我睡得并不踏实,脑子乱哄哄的,梦境不断。

蓝瑶不到六点就起床化妆,拍vlog。

我被弄醒,顶着黑眼圈起来。

打开手机,里面竟然有一条未读消息——

小说《以我深情祭岁月》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