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大全难忍霍啸北付意晚_难忍(霍啸北付意晚)免费小说全集 - 酷乐小说 热门小说大全难忍霍啸北付意晚_难忍(霍啸北付意晚)免费小说全集 热门小说大全难忍霍啸北付意晚_难忍(霍啸北付意晚)免费小说全集

酷乐小说

热门小说大全难忍霍啸北付意晚_难忍(霍啸北付意晚)免费小说全集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难忍》,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霍啸北付意晚,故事精彩剧情为:付意晚是霍啸北二十九年来唯一栽过的跟头。看到她身边围绕着狂蜂浪蝶,他几乎疯狂,决定把人牢牢绑在身边,这样谁也抢不走。为了摆脱他的控制,付意晚做尽了所有他不喜欢的事。孩子没了,命也不要了,只为了离开他身边。霍啸北最终忍无可忍:“让她走!”等付意晚转身离去,他却一把将人抓回来,红着眼说:“意晚,你不带上我一起走吗?”...

难忍

在线试读


医生给付意晚做完全身检查。
拉开帘子,看向对方沙发前站着的高大男人,先做了个深呼吸才在护士的陪同下走过去。
这是霍家的医院,霍啸北是他们的大老板,医生是知道的。
只是这个男人年纪轻轻,不到三十就接手霍家,身份尊贵,气场又格外强大,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生生吓退了很多人。
刚才他抱着女人进来时,脸色阴骇,实在吓人。
“霍总,检查好了,没其他伤,是精神高度紧张导致太疲惫,昏睡过去了。”
霍啸北嗯了一声,眼底的冷光一闪而过,目光扫过付意晚狼狈的小脸,头发凌乱,脸上有泪痕。
脖子和手上的伤口护士给重新上了药,贴上干净的纱布。
她睡得沉,胸口微微起伏,这边的动静丝毫影响不到她。
付意晚不是容易相信别人的性格,从小缺乏安全感,此刻谁给足了她安全感,让她毫无防备地沉睡?
季临听见没事,就想过去把付意晚带走,却被曹方出手拦了一下,“季少,霍总还没说话。”
“怎么,我们家付意晚的事还要他发话不成?”季临冷眼扫向他们。
“是的。”曹方恭恭敬敬,不苟言笑,滴水不漏。
季临刚想发火将曹方推开,曹方提醒他,“再过一周世锦赛了,季少确定要跟我动手吗?伤了手,可就影响比赛了。”
“威胁我是吧?”
季临对比赛有多看重,从他这么晚了还在场馆里练习就知道,他太想要一块金牌证明自己了。
他摘下手套往边上一摔,“这么说吧,今天你们废了我这只手,我也要带付意晚离开。”
“霍啸北,别逼我把话说太难听,再过一个月你要订婚了,你别害付意晚身败名裂。”
“她。”季临指着躺在病床上安安静静睡觉的付意晚,光是想想都替她难过。
“你明知道她心里面有多难受,别再往她伤口上撒盐了。”
付意晚有多喜欢霍啸北,季临比谁都清楚,从她情窦初开和他分享秘密的那一刻起,季临就开始心疼她的小心翼翼。
要不是她那么喜欢霍啸北,他高低都要和霍啸北打一架,替自己兄弟出口气。
曹方还想拦下季临,霍啸北迈开长腿走过去,将付意晚抱起来,搂在怀里。
付意晚软软的小脸贴着他的胸口,全然不知发生了什么。
他回头看了季临一眼,冷沉的声线,警告他:“她是霍家的,别一口一个你家付意晚。”
季临胸口憋闷,好嘛,他说半天,他就只听进去这句话了!
眼看他就要把付意晚带走,季临急声道:“霍啸北你……”
“季少,霍总不会害了付小姐。”曹方将他拦下来,一只手看似无意搭在他手腕,实则暗暗发了力却又不会伤到他。
等他挣脱开曹方,霍啸北的车已经离开了。
身后曹方虎视眈眈,提防着他追上去。
“害……”季临揉了揉凌乱的头发,对着夜空唉声叹气,“意晚啊,你怎么摊上了这么个男人,自求多福吧。”
……
付意晚睡到第二天下午才醒来,浑身疼得像被重物碾压过去,都快散架了。
她翻了个身,差点没疼死。
缓了一会儿才想起来昨晚发生的事,这一身痛是她几次撞到门上留下来的。
劫后余生,她长长舒了一口气。
摸出床头柜手机,刚想给季临打电话,电话响了,是季临打过来的。
“意晚你醒了?”
“嗯。”付意晚发出一声鼻音。
“你现在在哪?”
付意晚有些莫名,“家里啊,不是你送我回来的吗?”
电话那头一顿,季临说了一句付意晚没听明白的话,“算他还有点良知。”
不等她追问,季临问她:“肚子饿不饿,我正在给你打包吃的东西,再等哥十分钟。”
说完季临就挂了电话。
难怪他那边声音那么吵,原来是在打包东西。
付意晚拿着手机翻了个身,差点再次疼死,但还是强撑着坐起来。
被子滑落,身上穿的是睡衣,她愣了一下。
她和季临虽然是兄弟,但是季临还是有分寸的,换衣服这种事,他做不来。
她疑惑,起身打开房间的门出去。
玄关干干净净。
可昨晚分明是狼藉一片。
季临这个大少爷也做不来这种事。
再回想电话里季临说的话,她一下就明白了。
是霍啸北送她回来的。
心头思绪又开始翻涌,她一下没忍住,鼻头一酸。
昨晚她想问他,他冷眼旁观,如果陈让侵犯了她呢?
现在想来还好自己没问,免得自取其辱了。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霍啸北就是要给她个教训。
季临很快就到了。
没来南城以前,付意晚是在广城生活的,这么多年,她还是喜欢广城的小吃,总忘不了爸爸,也用这样的方式一直铭记爸爸。
季临买的都是付意晚喜欢吃的东西,她胃口不好,勉强吃了一点,季临在旁边喝着白开水陪她。
他是运动员,外面的东西轻易不碰。
“陈让的伤情鉴定出来了,你正当防卫。”季临拿起筷子,往她的碗里夹了个虾饺。
付意晚点了点头,她心里也有数。
“既然鉴定出来了,那之后的事就跟你无关了。”季临放下水瓶,眼底的精芒一闪而过。
付意晚愣了一下,这是季临要干坏事的表情,“你想干嘛?”
“没怎么,本来想去揍他的,可是那边有警察,我不好太明目张胆,就叫人往他的吃食里加了点东西,让他躺在床上体会一下疯狂想上厕所的感觉,这一天拉个十来回,腹部伤口来回拉扯,够他爽的了。”
付意晚没忍住,想到那个画面噗嗤笑出来,脸上的表情蔫儿坏,“那你可得下点猛的,让他又痛又拉。”
见她笑了,季临心里松了一口气,就怕她被吓到憋坏了。
他紧接着又告诉付意晚一个好消息。
“警方开始调查他,将他的老底都翻出来,这垃圾东西过去作奸犯科,大概率要在牢里度过十几年了。”
警方不会轻易调查,陈家也是有头有脸,家里想保,还是有办法的,付意晚心里很清楚。
“你发话了?”季家势力不小,甩陈家好几条街。
季临摇了摇头,“我正想呢,有人前我一脚了。”
“谁?”
季临意味深长地看着她。

小说《难忍》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