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学大佬下山,团宠废柴真千金顾白野墨念完整版小说_免费热门小说玄学大佬下山,团宠废柴真千金顾白野墨念 - 酷乐小说 玄学大佬下山,团宠废柴真千金顾白野墨念完整版小说_免费热门小说玄学大佬下山,团宠废柴真千金顾白野墨念 玄学大佬下山,团宠废柴真千金顾白野墨念完整版小说_免费热门小说玄学大佬下山,团宠废柴真千金顾白野墨念

酷乐小说

玄学大佬下山,团宠废柴真千金顾白野墨念完整版小说_免费热门小说玄学大佬下山,团宠废柴真千金顾白野墨念

网文大咖“墨念”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玄学大佬下山,团宠废柴真千金》,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现代言情,顾白野墨念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顾家团宠的七小姐,竟是抱错的!这自己找回家的真千金……废柴一个,门门学科不会,读书学习嫌累,全上京的豪门圈都没见过这种废物点心。吃瓜群众等着看笑话。可她竟靠着算命看相观风水,成了娱乐明星的偶像,刑侦部门的编外专家,全城巨富的座上宾……更是帮六个追妻火葬场的哥哥,追回爱妻,携回爱子,全顾家命运大洗牌!看戏的跌掉下巴,看小丫头眼神都变了。而此时,首富乔二爷,公开表示,“我家小念念,嘴巴有点毒,你们听完忍着就好。”众人,“……”她那是有点毒吗,她那嘴巴,是开了光!...

玄学大佬下山,团宠废柴真千金

在线试读


乔时砚没理会叶飞。
他站起身,缓步走到阳台,微微靠向门框,支撑他“闲置过久”的双腿。
他看着墨念忙活,可目光大多时候落在她左手腕上那沉香木手串上。
沉香香气浓郁,尤其这百年沉香,墨念哪怕微微一动,都会飘散开轻轻浅浅的香味,绵长又深沉。
乔时砚盯着它,手轻放在上衣口袋里。
那里面躺着一颗跟她手上带的一模一样的珠子。
而这个手串,是他父亲的……
这一串极品沉香木,香味浓郁,雕工精良,是他在一位大师手中淘到,送给父亲做生日礼物的。
可三年前,父亲在大道村,不知因何原因,跌落悬崖,身边的四名保镖也在崖底被发现,发现时四人均已死亡。
所幸乔时砚父亲被半空的树枝缓冲了一下,最后才留下半条命,但昏迷了三年,到今天也没有醒来。
当时救援人员找到父亲时,发现他手里紧紧攥着这颗珠子,那一串手链,只剩这一颗……
乔时砚眸光微闪,表情依然如故,温和有礼,“墨念姑娘,你手上的串珠很特别,是哪里来的?”
“师傅送的。”墨念手里的活没停下,随口答道。
“师傅送的?”乔时砚若有所思低声重复了一遍,半晌继续问道,“那你师傅现在在哪儿?”
“在天上。”墨念答道。
她说完,转头看向乔时砚,眨了眨眼,“你想找他吗?明年你就能见到他了。”
乔时砚,“……”
叶飞,“……”
叶飞四处扫了一圈,非常想找到一个能堵住墨念嘴巴的东西。
这小丫头大概是没受过社会的毒打,才敢这么随意诅咒人死!
墨念一点都没感觉到什么不对。
继续晒她的符纸。
乔时砚也没有生气的意思,“你师傅是什么时候把手串送给你的?”
“大前天,他死之前。”墨念实话实说。
柴真人临死前,才把这串手串送给她,不过他自己也记不得这手串是哪里来的了。
他老人家过了百岁,就开始糊里糊涂,转身就忘事。
想不起来也很正常。
墨念看乔时砚一直在问,举起手展示出手串,反问道,“你知道它是哪来的?”
乔时砚顿了数秒,轻轻摇头,“不知道。”
没调查清楚之前,他当然不能把底亮出来。
墨念一听他不知道,警惕地斜睨他,“不知道你一直问,你想偷吗?”
乔时砚,“……”
他张了张嘴,却没说出话。
但他很想说。
他还没穷到这种程度……
……
忙活了一天,墨念才晒完符纸。
她往屋里走的时候,忽然看到一楼角落里摆着的一个翡翠山水摆件,翡翠上镶嵌了几处黄金图纹。
墨念瞬间来了精神,她盯着那一处处金子,眼珠子都不带眨一下,脚底也粘了五零二,一动不能动。
她在那儿盯着,像尊望金石。
乔时砚上午没问出什么,便上了楼。
再下楼,就看到墨念这副模样,他唇角微挑,笑道,“喜欢就送你了。”
“少爷!”叶飞冲口要劝。
却被乔时砚一个冷眼封了口。
墨念听到身后的动静,转回头,“送我了?”
“嗯。算作你的诊费。”
墨念闻言,抿了抿唇,又回头仔细打量了一圈这黄金图纹,才道,“这一圈7.9克,不够我出诊的。但是按理是小黑咬了你,我得赔偿你一点,那就扯平吧!”
墨念数学不好,不过看金子奇准,真假,含量,克数,一眼就看个清楚。
虽然不该收乔时砚钱,可这是金子!金子!
不能不要,不要她会睡不着觉!
想到这金子是她的了,墨念美滋滋地站起身,摇头晃脑地跑回房间,背出她的大挎包。
她嘴角噙着笑,梨涡里都漾起喜悦。
她把翡翠山水从摆台上抱下来,小心地把它搬到茶几上,然后从包里翻出刀子,剪子,各式的工具。
叶飞一见,大手一伸,挡在墨念面前,“你要干吗?”
“拆金子啊。”墨念晃了晃手里的小刀。
叶飞无语地皱了皱眉。
怀疑这小丫头脑壳真的坏了,好好的一个摆件,非得给它拆开,那它的身价还不得打骨折!
“少爷给你了,你就都拿走。只撬金子,那是丢了西瓜捡芝麻!”
“可我只喜欢金子。”墨念鼓着腮帮子,有些不乐意。
两个人僵持在哪,谁也说不通谁。
这时,乔时砚走过来。
他手里拿着一套小号拆卸工具,递给墨念。
“拆。”
叶飞,“……”,少爷你变了,你再也不是以前的少爷了……
乔时砚向来是宁愿摔了人,也不愿磕碰到他收藏的那些稀有宝贝。
可现在,他竟然自己送上工具,让人拆!
这还是他家少爷吗。
下蛊了。
一定是下蛊了!
叶飞一脸惊悚地看着眼前两个人。
墨念笑眯眯接过乔时砚手里的工具,也不客气,立刻开拆。
她小心地撬着她的金子,一点点往下扒黄金雕花,那黄金又细又软,操作起来连口大气都不敢喘。
墨念就坐在小板凳上,耐性十足地撬金子。
叶飞在边上看的胆战心惊,生怕她把那么大一块玉石给撬烂,这块玉石虽然成色不是特别好,但是绝对能拆成很多镯子,玉牌卖,跟着少爷这么多年,这些事情他早懂了。
他瞥了眼坐在单人沙发位上的少爷,只见少爷一脸云淡风轻,轻松地看着墨念拆。
叶飞瞬间心疼翡翠兄三秒,这曾经也是少爷的心头好,结果现在,别人给它分尸,少爷亲手递刀……
爱果然会消失吗……
叶飞这边,心口拔凉。
可坐着的那两个人,怡然自得。
一个敢拆,一个敢看。
两个人静止在那里,要不是墨念偶尔动一下,两人快成.jpg了。
在一小时十五分钟后,墨念终于拆掉了她想要的金子,她像捧着宝贝一样,把金子紧紧地抱在怀里,然后指着翡翠朝乔时砚道,“这个还给你。”
乔时砚闻言,唇角勾起一抹笑意,他朝叶飞扬扬下巴,“归你了。”
叶飞,“……”
合着最后还便宜他了……
这翡翠拆一拆卖,起码还能再卖五十万。
叶飞忽然想到昨天墨念和少爷打的赌。
她不是说自己要破财?
叶飞脑筋一下灵光了,“墨小姐,你不是说我要破财?可我不仅没破财,还发了笔财,你这卦象不准啊。”
墨念有了金子,心情好,她声音轻快地道,“说你破就要破,你着什么急?我还是第一次见,有人着急倒霉的。”
叶飞,“……”
他说不过她,冷哼一声,抱着他的翡翠山水往楼梯走。
“我回房间,今天就不出来了,我看还怎么破财。”

小说《玄学大佬下山,团宠废柴真千金》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继续阅读